山河远阔

子非鱼。

【东吴骨科/策权】归

  

这对太冷啦,自产解馋


  

三国衍生,OOC我的


  

若有雷同,不胜荣幸


  
  孙策拨马回营,身边一匹白色悍马常伴身边,马上的周瑜战袍未换,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,身后跟着数千精骑。
  孙权远远看见吴军的旌旗在风中翻腾,得知兄长大捷归来,不知有多高兴,一早候在营地外几里地,只为早些看见兄长。只是苦了周泰等一些亲卫,又不敢扫了公子的兴,只好巴巴地追在孙权身后,以护他周全。
  孙权眼尖,隔着老远就见到兄长那匹熟悉的高头大马,雀跃地冲行在前头的几人挥手,小跑着迎向孙策。
  与精神焕发的周瑜不同,孙策一战下来已有几日没能好好休息,脸上带着一抹倦色,在他看清向他小跑而来的人儿时,身上所有的疲惫仿佛都一扫而光。夹紧马腹,扬手给了马儿一鞭,向孙权那方向飞奔。
  “阿兄!”孙权仰头看着身前急停的高大悍马上的孙策,心中狂喜。
  “阿权,你怎么跑到这来?”孙策偏头看着守在孙权身后不远处的周泰,笑了笑弯腰向孙权伸出了手,有力的大手握着孙权的瘦腰,稍一用力把人抱起,让人坐在自个儿怀中,与人共乘坐一骑。
  “阿兄凯旋,我高兴,忍不住想早早见到阿兄!”孙权说着,咧嘴笑起来。
  看着怀中眉飞色舞的弟弟,小小的人儿眼中满是崇拜,不禁莞尔,收紧双臂把人圈紧,只是一下就发现问题了。孙策忍不住微微皱眉,抬手捏了捏孙策的鼻子,又气又心疼。
  “阿兄不过离开半月,你怎瘦了这么多?有没有听世叔们的话,有好好吃饭吗?”
  “这……许久未见阿兄,甚是想念,所以、所以……”被问了个正着,这段时间贪玩了些,眼下正心虚着。
  见孙权支支吾吾,眼神飘忽不定,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挑挑眉,心下已了,大掌狠狠往那人臀上一拍,磨了磨后槽牙,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小子。
  “所以你没好好的吃饭对么?”孙策盯着孙权皮笑肉不笑道。
  “啪——”
  孙权刚点头,臀上立马一痛。
  孙策见那人点头,忍不住又是一掌,“借口!你定是又贪玩了。”
  “嘶——”孙权吃痛地揉了揉被打疼的地方,瞥见驱马过来的周瑜、张昭几人,面上一红,见孙策扬手又要打,赶紧认错,识时务者为俊杰嘛。
  “阿兄,好阿兄,我知错了,你别再打了。”扫了眼周瑜等人,给孙策一个眼神,“我不要面子的呀?”
  虽说孙权声音不大,但众人还是听清了,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  听见笑声的孙权把头埋入孙策怀中,不让人看见他红透的脸。
  看着怀里那人窘迫的模样,孙策顿时心情大好,脚踢了踢马腹,催马前进,等超了众人稍远的距离,待人看不清动作微微低头,凑在孙权耳边,戏谑道:“阿权,耳朵都红透了。”
  回应他的是一记看似凶狠实则软绵绵的肘击,但孙权还是不肯抬起头。他的阿权怕是真害羞了。
  了然笑笑,孙策搂住怀中那人的身子,扬鞭策马飞驰,马蹄重重踏在地上,刨起阵阵尘土和草籽,甩下一干兵将,一骑当先。
  孙权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声,但他还是听清了兄长说的话。
  那人说,“走,归家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  
  
  

评论(2)

热度(15)